首页>酒业资讯>酒业新闻
葡萄酒上市公司半年报解读 调整酝酿新变局?
时间:2019年9月4日内容来源: 糖酒快讯 浏览量:358 分享到:

随着8月的结束,14家葡萄酒上市2019年上半年年报全部出炉,从数据层面来看,上市公司们未能逃脱葡萄酒整体市场的趋势,营收、利润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笼罩在中国葡萄酒市场上的那块“乌云”似乎还没有出现散去的迹象。而仔细研究主体企业的年报以及市场动作,就会发现葡萄酒市场在调整中酝酿着新的变局。

下滑的数据,潜藏的危机

今年1-6月,14家上市公司共实现销售收入约为47.59亿元,净利润6.8亿元。单看总体营收,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期的43.34亿元有所增长,但实际比较起来,今年上半年的年报中增加了“三驾马车”之一的王朝酒业,贡献1.2亿元的营收,ST皇台与西部创业也靠着非葡萄酒的板块拉高了营收,实际葡萄酒的业务仍然呈下滑态势。而总利润则表现了上半年真实的状态,今年上半年6.8亿元的总利润比去年上半年减少了0.11亿元。整体来看,14家上市企业中,有三家实现业绩增长,但西部创业和ST皇台若单看葡萄酒部分其实还是下降的,实际业绩增长的仅有中葡股份一家,实现了扭亏为盈。

14家上市公司中,张裕依然占据了大半壁江山,和其他13家上市公司之间仿佛存在“不可破之壁”。上半年25.58亿的营收和6.03亿元的利润,分别占据整体营收的53.8%和总利润的近90%。但需要看到的是,张裕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和利润都在下降,在其半年报中表示,上半年营收和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国内葡萄酒行业总体需求疲软,以及葡萄等原料价格上涨导致的。

(部分上市公司业绩)

威龙股份今年上半年过得相当艰难,不同于去年同期的营收、利润双增长,今年上半年威龙营收同比下滑9.48%,利润同比下滑28.18%。值得注意的是,威龙的有机葡萄酒策略在今年似乎没能继续发挥作用,其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高中低端产品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有机主打的高端产品板块下滑较为严重。

2019年的国产葡萄酒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不仅营收、利润降低,上半年全国葡萄酒产量也在持续降低。内困的同时遭遇外部围困,一方面是来自进口葡萄酒越来越猛烈的冲击,另一方面还有国内白酒企业的“跨界”,如何调整企业的发展战略和步伐就显得更为重要。在进口葡萄酒的冲击下,一些葡萄酒企业也试图通过布局海外项目进行应对。然而以国际化脚步最快的张裕为例,海外项目对企业整体营收帮助不大,有时候还会“拖后腿”。另一个方面,以威龙为代表的深耕区域市场型的企业,江浙市场是威龙的核心区域,也是如今葡萄酒的兵家必争之地,很多葡萄酒企业都把江浙沿海定位为主攻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而如何开辟新市场,成为威龙需要思考的下一个课题。

看得见的调整,酝酿的生机

尽管上半年这14家上市企业的业绩整体不乐观,但需要看的是,在行业调整期,各个公司为了提高业绩,都在做新的尝试,在大部分企业的半年报中,营销成本增加成为利润下降的原因之一。花在市场上的投入多了,对消费者的培育更加精细,葡萄酒市场正在从以前的粗方式向理性、品牌转变。

张裕将白兰地作为了重点业务之一,白兰地上半年实现营收5.63亿元,同比增长了3.33%,较去年同期有了小幅提升。实际上,从2019年初,张裕就开始加快白兰地的全国布局,在酒水消费多样化和烈酒消费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张裕的白兰地业务可谓是抢先占据了风口。目前张裕白兰地已经形成了可雅、五星、迷霓、派格尔四大品牌。今年6月,张裕“可雅”酒庄揭幕,被誉为中国白兰地第一庄。

增加烈酒业务的还有怡园酒业,作为国内精品酒庄的代表,怡园在坚持葡萄酒业务的同时,在今年8月发布公告,拟以1500万港元入手万浩亚洲有限公司100%股份,目标是想通过该公司的威士忌业务,进军威士忌市场,进一步丰富公司的业务体系。

7月29日复牌的王朝酒业,今年重新出现在半年报的阵营中,上半年营收和利润都有所下降,但可以看到今年以来王朝加大了市场投入,在产品和营销上都有创新。上半年相继推定位高端的馥雅干化系列,瞄准千元价格带,重构品牌高度和形象;以及针对国民宴席市场的经典系列,既传承品牌记忆,又占据走量最大的大众消费市场。

通天酒业今年的营收有小幅增长,在甜葡萄酒和干葡萄酒之外,冰酒的销售收入猛增,通天在细分品类这条道路上走得越发稳健。而西部创业和ST皇台,则新增了运输、物流、酒店餐饮、白酒销售等业务,实现了企业整体业绩的上涨。

葡萄酒企业正在突破过去的行业“围墙”,开展多元化业务,不仅在调整期赢得新的生机,也为下个阶段埋下伏笔。

数据下滑,行业信心从何来?

就上半年的整体数据来看,国内葡萄酒市场的调整期还未度过,开始出现向品牌集中的现象。特别是进口葡萄酒也出现了下滑,充分说了国内葡萄酒消费确实在放缓,而放缓的原因,一方面与经济大环境有关,另一方面,也是消费者在自我调整。

这是一个蜕变的过程,过去很多消费者是跟风消费葡萄酒,“面子”大于“里子”,现在的消费者则趋于理性,更加追求品质,中高档葡萄酒的消费量在上升,低端葡萄酒消费需求依然存在,但会逐渐萎缩。另一方面,进口葡萄酒疯狂发展的这几年,也逐渐褪去了葡萄酒那层“神秘”的面纱,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识到绝大多数进口葡萄酒其实不贵,也就失去了“充面子”的功能。

这也是一个重新发现品牌价值的过程。北京正一堂咨询营销有限公司葡萄酒事业部总监刘珊珊认为,葡萄酒消费整体疲软的原因之一在于葡萄酒行业里尚未形成公认的价值秩序,比如白酒,哪些品牌是可以珍藏,具有升值空间的,哪些产品是买来就喝没有留存价值的,消费者心中已经有个大概的体系。而葡萄酒则不同,成千上万个条码,大部分都还非常陌生,让消费者无从选择,怕买错,进而干脆放弃整个品类。在这个情况下,葡萄酒向品牌集中几乎是必然的趋势。我们也惊喜地看到,除了14家上市公司以及中粮长城在经营品牌之外,还有葡萄酒企业在努力地做产品、做品牌、耕耘市场。宁夏的西鸽酒庄、茅台集团的茅台葡萄酒等,在今年上半年都有亮眼的表现。

此外,消费者的认知在提高,对葡萄酒的了解在加深,尽管葡萄酒消费数据下滑,但葡萄酒教育呈现出火爆的局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仅要喝酒,还要懂酒,这为葡萄酒调整期后的反弹奠定了基础。

刘珊珊还说到:“葡萄酒市场的调整期不结束,行业很难往上走,但我对行业整体有信心,因为消费者和很多企业都在改变、在进步,去浮华、去浮躁,把价值标杆明确了,市场脉络清晰了,消费者一定会回来的,市场就会往上走。葡萄酒是年轻消费者的不可或缺的酒种之一,年轻的消费群体是葡萄酒行业回暖的信心之一。”

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