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酒业资讯>酒业新闻
国台终止IPO 黔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时间:2021年6月8日内容来源: 华夏酒报 浏览量:119 分享到:

从两年前至今,酱酒的持续火爆不光牵动着资本投资的神经,更是牵动着“上市”的神经,谁能成为黔酒第二个上市的白酒企业?刚刚入选贵州上市挂牌后备资源库的第7天,贵州国台酒业就提交终止IPO申请,对于信心满满的黔酒拟上市挂牌企业来说,这既是一盆冷水,又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01、榜样的力量,蠢蠢欲动的黔酒

上市好不好?对于黔酒企业来说,不用问,看看大哥茅台的业绩就知道了。

茅台于2001年7月31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时发行价是34.51元,其股价在十几年中较稳定持续上涨,2017年第一季度股价300多元,到了2017年第四季度,茅台股价已涨到700多元。再后来终端价突破3000元,市值达3万亿,成为白酒第一股。去年,茅台集团营收达到1140.41亿元,同比增长13.7%;净利润为543.72亿元,同比增长18.2%。

在茅台的引领下,黔酒企业上市计划纷纷出台,早在数年前,习酒、国台就宣布上市计划,两家企业成为最有可能出线的酒企。

2012年秋天,茅台集团领导在习酒国营60周年纪念大会上表示,2013年2月习酒将在香港登上H股。2012年习酒完成企业股改准备上市,但却遇上了限制“三公”消费政策出台以及塑化剂事件,上市之路暂时中止。

2014年,根据贵州省国资委的规划,茅台集团仍将继续保持对习酒的控股地位,在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择机引入战略投资者,继续以酒类概念推动上市,其中明确到2014年底前争取习酒公司上市。

三年之后习酒再度传出上市计划表。2017年12月,时任茅台领导再次表示,在2020年前茅台集团旗下有三家新上市公司,其中就包括习酒公司。但在2019年10月,在百家媒体走进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核心区宣传活动中,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宣布上市计划暂停。

2017年,国台酒业启动“股权激励计划”,以股权激励“捆绑”包括苏糖、粤糖、酒仙网、名品世家等在内的大经销商,这种酒厂和经销商在合作模式上的创新被认为激活了大经销商的积极性。

习酒上市已经喊了许多年,但是受相关因素影响,习酒上市的计划被搁浅了。

国台此次悄悄按下上市进程键,证明了黔酒上市路途艰险。

在白酒上市的路上,黔酒并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重整优势资源再度出海。

5月27日,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贵州省上市挂牌后备企业资源库名单。贵州国台、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贵州鸭溪酒业、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夜郎古酒业股份、贵州珍酒、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贵州小糊涂仙酒业、贵州省仁怀市酱香酒、贵州岩博酒业、贵州金沙安底斗酒酒业、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贵州醇酒业等12家酒企入选。

业界认为,从原来的习酒、国台单打独斗到现在的“组团”上市,贵州力推白酒上市可谓立场坚定,后劲十足。黔酒上市征程不会就此止步,除习酒、国台之外,还有十家酒业后备力量,其中金沙窖酒、贵州金沙安底斗酒酒业、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夜郎古酒业股份、贵州醇酒业等企业早在去年就宣称在3—5年内上市,茅台之下,黔酒企业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02、前进的脚步,“第二股”鹿死谁手

在赤水河流域的川黔酱酒产区,除去茅台,称第二的酒企不胜枚举。国台自称是茅台镇第二,习酒自称是茅台集团第二,金沙自称是贵州省第二。

众所周知,习酒建厂于1952年,1998年被茅台集团全资兼并。习酒被茅台集团兼并以后,利用茅台集团强大的品牌背书,一步步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尤其是2021年第一季度,习酒收到的订货款已经达到了其2020年全年的销售额。这足以证明,习酒短时间内出位的可能性较大。但是对于习酒来说,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障碍,阻挡习酒上市的第一关就是一个企业集团不能有两家上市公司(茅台集团已有茅台上市)的局限。对此,已经跨入“百亿俱乐部”的习酒面对上市,短时间内只能望洋兴叹。

在白酒营销人士看来,针对日趋严格的证监法律法规,习酒要想上市,不是没有可能,脱离茅台集团的桎梏或许是一个新的尝试,面对酱香酒市场繁荣景象,已经实现百亿梦想的习酒若实现多年以来的上市夙愿,或许真的是一件好事。但是,“脱茅”对习酒来说是最大的考验,第一是茅台集团放不放手,第二是习酒想不想,或者说有没有脱离茅台的想法,第三还要看贵州省相关部门的态度以及抉择。

在日前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IPO股东信息披露核查有关问题答记者问中不难看出,为将监管实践规范化制度化,切实防范利用资本市场违法违规“造富”,今年2月,证监会专门发布《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以下简称《指引》),重申发行人股东适格性要求,延长突击入股股份锁定期,进一步明确对入股价格明显异常的自然人股东和多层嵌套机构股东的信息穿透核查要求。

证监会将督促发行人和中介机构等有关方面要进一步落实好《指引》精神。一方面在股东穿透核查过程中坚持实质重于形式,切实防范利用上市进行利益输送、违法违规“造富”等情形发生。另一方面尽量量化重要性原则,对于持股较少、不涉及违法违规“造富”等情形的,中介机构实事求是出具意见后可以正常推进审核。同时,也要纠正中介机构核查工作中存在的免责式、简单化不良倾向。

5月28日,郎酒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上市问询,要求郎酒说明过去一直备受争议的产权和商标等历史问题,以及补充说明与贵州仁怀地区白酒企业尤其是茅台、国台的竞争关系、优势以及前景。

业内人士表示,国台终止IPO,主要是关联交易方面的问题。

郎酒被问询,国台悄悄终止上市申请,两大酱酒IPO受挫无疑为近年来大热的酱酒市场泼下一盆冷水,但对于其他酱酒企业来说将是一次难得的“越位”机会。

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表示,证券法非常严格,对于企业上市资质审查非常高。首先,国台短期内要上市,可能是他的一些申报、包括一些流程会涉及到政策红线,上市的风险变数比较大;其次,一旦带病上市,上市之后必然会涉及到相关的法律法规监管,对于企业的整体的发展以及持续性经营肯定产生负面影响,综合考量,这可能是国台终止上市的直接原因。

03、后备军坚挺,“黔酒军团”后劲足

在习酒、国台、郎酒之后,黔酒后备军团实力不可小觑,黔酒上市风潮还会更加强势。

2019年10月30日,在百家媒体走进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核心区宣传活动中,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向新闻媒体表示,“公司股权激励的初步框架和上市推进时间表已经形成。从今年至2020年,主要是完善公司管理制度;2021年进入上市辅导期;通过3年的时间,到2024年完成股份公司的改造;力争2024年到2025年完成公司的上市。”

去年2月14日,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朱伟计划贵州醇三年销售目标40亿,五年销售目标80亿,十年销售目标300亿。朱伟还表示将在上任的第三年筹备上市,争取五年内完成贵州醇上市。“五年市值目标800亿左右,十年2000亿以上。”朱伟定下了贵州醇的市值目标。

今年3月,茅台镇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计划未来3-5年上市,中信证券已完成了前期的尽调。

金沙古酒控股方,深圳市宝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瑞杰表示,深圳市宝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旗下拥有深圳中青宝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SZ 300052),以及深圳宝德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HK08236)两家上市公司,未来希望做大金沙古酒,力争2025年上市,成为宝德投资控股旗下第三家上市公司。

金沙古酒、金沙窖酒、夜郎古酒业、贵州醇,包括其余6家黔酒企业在资金力度、厂区建设、储酒能力等方面加大投入,成为“黔酒”第二股的机会平等,加上习酒、国台的未来上市在部署、在规划,对于黔酒企业来说,机会多多,未来可期。(原标题:国台终止IPO,黔酒“第二股”花落谁家?)

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