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酒业资讯>酒业新闻
二线酒企“谋位”战 谁将胜出?
时间:2021年10月12日内容来源: 华夏酒报 浏览量:66 分享到:

相比一线名酒企业的稳健,二线白酒企业表现出了惊人的高增率。那么,在“内卷”加剧的当下,这些企业会在“十四五”期间表现出怎样的发展态势?

01、二线名酒企业整体向上

相比2020年上半年因为疫情而导致的萎靡,今年上半年酒企的业绩可谓亮眼,绝大多数企业尤其是二线明星企业都实现了较高的增长。

据统计,19家上市白酒企业的整体营收与净利规模,相比去年同期均增长了20%以上。除了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汾酒之外,其他诸如古井贡酒、今世缘、舍得、酒鬼酒等,也都表现出了较高的成长性。

以营收增幅来看,规模体量较小的一些明星企业位居前列,比如酒鬼酒、舍得、水井坊,其增长率均在120%以上;而在净利润同比增幅方面,包括山西汾酒、酒鬼酒、舍得、水井坊一共4家企业超过了100%,其中,酒鬼酒达176.55%,水井坊达到266.01%,舍得高达347.94%。

无论是以营收指标还是以净利指标来看,增幅最高的都集中于二线明星酒企身上。这种高增长,一方面是由于二线酒企体量相对较小,其成长性相较一线企业更为明显;另一方面则来自于这其针对市场的大幅投入。

“茅台、五粮液的体量都非常大,在底盘较大、市场网络已经较为健全的情况下,其增幅自然较为稳健,但是二线明星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较小,他们还存在很多空白市场,这些空白市场带来的增长在短期内非常明显。”酒业营销专家、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这样分析。

从年报数据来看,诸多二线企业都加大了市场营销费用,这方面的增速甚至于高于其营收增速。

今世缘、酒鬼酒今年上半年的营收规模分别为38亿元和17亿元,其销售费用则分别达到了了3.94亿元和3.74亿元。

分解来看,这样的投入,一方面是针对空白市场开发的费用,另一方面则是针对专题活动费用以及广告费用,例如酒鬼酒上半年的广告宣传费费为1.3亿元。与此同时,这些酒企针对电视栏目、网络栏目的冠名费用也在增加,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相关品牌的影响力。

有业内人士据此推测,今年下半年乃至于明年,在一线企业保持稳健、三四线企业持续分化乃至于萎缩的状态下,二线明星企业将继续保持高增长态势。

02、跑得最快的明星分

化加剧,二线酒企之间也同样如此,一些企业表现出惊人的增长率。

以酒鬼酒、舍得为代表,其在背靠资本的同时,也因为自身的特性而成长为二线明星,有望向准一线乃至于一线进发。以营收体量而言,舍得与酒鬼酒两家在二线企业之中同样位于中游,但是以成长性来看,则无疑位于上游。

酒鬼酒上半年营收为17.14亿元,同比增长137.31%;净利润5.1亿元,同比增长176.55%。一季度时,酒鬼酒实现了营收同比增190.36%、净利同比增178.85%的成绩,可谓保持着连续的高增长势头。

2021半年报显示,酒鬼酒经销商数量达到1055家,比年初增加292家。从全年目标来看,公司计划实现省外地级城市客户覆盖率达到100%、省内县级城市客户覆盖率达到100%,特别偏远地级城市覆盖率不低于90%。

报告期内,酒鬼酒高端和次高端品类销售均实现大幅增长,高端产品内参酒实现销售收入5.2亿元,同比增长86.13%,占总体营收比重的30.33%;次高端酒鬼系列销售收入为9.8亿元,同比增长170.51%,占总体营收比重的57.18%。

酒鬼酒近4年一直保持着双位数的增长,在营收增幅近10亿元、净利增幅超3亿元(2017-2020年)的同时,排名向前推进4位。

舍得酒业方面,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3.91亿元,较上年增长133.09%;实现净利润7.35亿元,同比增长347.94%。

舍得虽多有波折,但是在去年复星系入主的情况下,舍得以“老酒战略+双品牌战略”双轮驱动,目前也已经走上了快车道。

按照业内的看法,酒鬼酒凭借“馥郁香型”成功出圈,而舍得酒方面则以“老酒战略”独步天下,两者在高端酒层面进步较快,带动了整体业绩的增长。

此外,背后资本力量带来的助力也不容忽视。自2015年中粮集团成为酒鬼酒实际控制者后,酒鬼酒就走上了发展快车道。舍得酒方面,在复星入主后,也同样企稳并在全国化布局方面有了进一步行动。

这说明,独特的品牌特性与资本力量,将成为主导二线名酒成长的主要力量。

03、保位之战持续?

实际上,二线明星企业之中还有两个特殊的存在:一个是已经跨越百亿、却在准一线阵营中徘徊的古井贡,另一个则是位居二线企业前列的今世缘。对他们而言,保位之战或将在“十四五”期间持续。

2021半年报显示,古井贡在报告期内实现营收约70.07亿元,同比增长26.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3.79亿元,同比增长34.53%。

这样的成绩,尚属中规中矩。实际上,若以年营收百亿为门槛的话,古井贡早在2019年即已跨入一线行列。但是从排位上来看,古井贡却在2018年被山西汾酒以及顺鑫农业超越。

2020年,6家百亿酒企中,古井贡酒是唯一营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下滑的企业。与此同时,后来居上的汾酒扩大了其营收与净利优势,形成了对古井贡酒的彻底超越。

为什么进入了百亿俱乐部,其排位却下降?或与本土企业的挤压、自身高端产品未能突破有关。安徽本省之中,口子窖、迎驾贡酒、金种子酒这三家上市酒企发展速度很快,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古井贡在本省的市场空间。

在产品层面,古井贡以年份原浆系列为主,今年上半年,古井贡酒的年份原浆系列、古井贡酒系列、黄鹤楼系列营收分别为50.7亿元、8.06亿元、5.81亿元,与上年相比分别同比增长15.49%、14.09%、319.60%。但是年份原浆系列之中,古20、古26体量较小,对品牌整体影响力同样偏小。

今世缘堪称是二线酒企佼佼者,一直稳居上市白酒企业营收排行榜的前十位。2020年,今世缘营收约为51.19亿元,在百亿之外的阵营中属于首位。

2021年上半年,今世缘实现营业收入38.51亿元,增长3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34亿元,同比增长30.92%。

虽然这样的成绩也属优秀,但是仅为排名前列的古井贡的一半左右。对于今世缘来说,想要突破百亿尚有难度,与前列差距较大,排位较后的舍得、酒鬼酒等又表现出强烈的进逼态势,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其二线首列的位置并不稳固。

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