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酒业资讯>酒业新闻
茅台“币”:隐秘的“硬通货”?
时间:2019年7月10日内容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量:233 分享到:

除了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茅台酒是稀缺资源,以抬高茅台酒身价,在具体操作上,茅台厂家一直在用人为手段干预和调节市场。

7月,和天气一样炙热的还有茅台酒价。

来自河南茅粉会的消息,53度飞天茅台一路走高,创造了历史最高价,零售价在部分地区涨到2700元左右。6月端午节刚过,河南茅粉会就从市场获悉,部分地区的53度飞天茅台酒零售价已突破2500元/瓶,批发价也突破2100元关口。

河南,茅台大市场。一年茅台酒销量1600多吨,超过山东,仅次于贵州和北京。

同样一瓶酒,历时3年,2015年底市场价850元一瓶。现在,零售价是它的3倍!

飞天茅台酒在不少人眼里已被看作“神话”,价高还买不到。“现在价格超过2000元了,据说还要涨。以前我们本地人找关系可买到10多箱茅台酒,现在只能买到一两箱甚至买不了!”6月,在茅台镇赤水河对面,一家开着酒铺坐等生意上门的老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

茅台酒的基酒产量几乎年年增长,但消费者却越难买到酒。茅台酒都到哪里去了?

连日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了茅台镇和采访大量业内人士、经销商和白酒专家,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批发价超过2000元的茅台酒价格被哄抬,存在一定的泡沫。在看涨趋势下,部分茅台酒又被经销商囤起来待价而沽。

最近在茅台镇召开的中国酒业峰会上,国家发改委原规划司司长徐林明确提出,他反对厂家对茅台酒价的管理方式,如此多人从1499元的“平价茅台”身上套利,加剧了市场的混乱。他认为,根据市场需求,茅台厂家应选择主动涨价,这未必是对行业不负责任的行为。

对此,茅台集团兼茅台股份董事长李保芳的回答是,“国家从未对任何酒厂管过价格,但茅台动价会考虑行业稳定和消费者的利益。茅台定价是社会稳定,价格搞乱了,国家发改委还是要过问的,所以不能随便动价。”

但茅台酒的市场价创下历史新高却是不争的事实,不仅如此,甚至有券商预言茅台会涨到4000元。对于这样一个预期,囤酒显然成为不少人的一个理性选择,囤积的茅台酒似乎成了硬通货的另一个同义词。

不过李保芳在茅台股东大会上坦承,茅台也有经济和生命周期,总会遇到波动和市场疲软时。所以,他要熨平经济周期。

茅台镇的黄牛们

到茅台镇参观或旅游,大部分消费者都想买两瓶茅台酒带回去尝尝,或送亲朋好友。

茅台股份在仁怀市的茅台酒直销点有三个:茅台国际大酒店、国酒文化城和中枢镇的茅台直销点。后两个买酒都需要排队,最便捷的莫过于成为茅台大酒店的房客。

按照茅台大酒店的规定,每位房客凭房卡和身份证可以购买两瓶500毫升的飞天或五星茅台。

前不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往设在茅台大酒店一楼过道旁的茅台自营店了解行情。还未进店门,手里就被门外一名黑衣男子塞进一张光大银行(601818)的储蓄卡。“你要不要买酒?要是不买酒的话能不能给我带两瓶茅台酒?”他说,一瓶给100元的回扣。

和他一起在门外操持同样“生意”的还有几位中年妇女。除了黄牛党,导游也加入到炒茅台酒的行列。

在该自营店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仁怀市华赤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于3月22日贴出的声明显示,“近期有部分旅游公司导游强行要求随团入驻茅台国际大酒店的游客为其购买茅台酒,并通过倒卖谋取不正当利益,极大地损害了我省的旅游示范形象,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

该公司自称是贵州茅台(600519)酒销售有限公司对外零售服务窗口,并在声明中提醒游客,其与任何导游未存在合作或利益关系,绝不向游客强行推销任何产品。

但茅台大酒店并没有在自营店内外显著的位置提醒消费者,不得和黄牛党合作加价销售。一张用A4纸大小打印的印有茅台国际大酒店专卖店的“购酒提示”贴在进店的玻璃门上,上面写着“仅限本人办理自身业务,不得为他人代办代购”、“自营店严格执行公司销售价格,绝不允许向消费者加价销售。”但由于纸张太小,不少买酒的客人进去并没有注意到。

“我们已经向领导反映问题了。”酒店服务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酒店在想办法,以杜绝黄牛党不在这里炒酒影响客人,也拒绝他们开房来炒酒。礼宾员和保安也会定时巡逻,提醒他们不要影响客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除了开房,黄牛党还会以办理酒店会员的形式倒酒,不过酒店方面通常予以拒绝。但只要自营店有酒,黄牛党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买酒。

事实上,即使有醒目的购酒提示,只要房客买酒是被允许的,也就免不了房客炒酒。有一位住店客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住茅台国际大酒店很划算,两瓶飞天茅台倒手一卖,房费就回来了,还有赚的。

那么,围着茅台自营店这棵摇钱树的黄牛也好,导游也好,收来的酒都卖给了谁?

上述黑衣男子对暗访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收的酒自己存着,茅台酒价格反正还要涨,到时再卖,现在都超过2000元一瓶了。他们准备随时卖给外地人,因为他们买茅台酒很难。

“和黄牛党零星收酒相比,更可恶的是本地的私企老板。”茅台镇有酒厂老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茅台机场航班开通的时候,乘飞机的人可以一人买一箱飞天茅台。本地的私人老板就专门请人坐飞机买酒。靠这种方式,该老板去年收了几万件茅台,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他按1499元收的,要2000元以上的价格才卖。

“我知道在茅台镇上还有一家酒厂,放了400-500件飞天,都是真酒就是不卖。所以,茅台酒不排除被故意抬价。”这位茅台镇当地人说。

据他透露,茅台镇的倒酒产业链大抵如此。很多串串如黄牛是最低一层,按1499元收酒后,以1600元卖给囤茅台酒的酒厂。酒厂是第二层级,按1700元卖出去。一是卖给第三层外地经销商或客户,如当时河南、长沙、青岛的茅台酒价格都在1950元左右;二是酒厂大批量把酒卖给一些用酒量大的公司或大工程项目。“比如1800元合适的话,他们往往一出手就是10件,不然一瓶都不卖。”上述酒厂老板说。

炒家不乏经销商和股东

“我是卖过几瓶平价酒的,那是怕厂家督导暗访。基本上,我进的酒都会加价卖。”在江苏的一位经销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在重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自营店所在的冉家坝地区时,茅台酒的特约经销也表示,茅台酒按1900元一瓶出货。

茅台集团搞年中庆,茅台商城6月11日公告:飞天茅台500毫升预约时间为6月12日-6月14日,每天上午10点和下午3点。

6月12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守着电脑到点抢茅台,但瞬间所有飞天茅台预约销售告罄。有经销商事后透露,通过提前准备的外挂软件才能抢到茅台酒。

“70%的酒在经销商手里存着的。”在茅台镇,有亲戚在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上班的一位当地酒企负责人分析认为。他从茅台酒销售人员处了解到,到公司来买茅台酒的主要是企业管理人员或老板,但茅台酒厂一年产8000多万瓶酒。”他说。

在茅台酒的一片形势大好中,茅台股份的中小股东们也不甘寂寞,加入到买平价酒的行列中来。

5月29日召开的茅台股份2018年度股东大会,共有2200人参会,其中有59人是券商、分析师和研究员,另有部分是茅台的高管和独立董事,创下了茅台股份从2001年上市以来,股东参会人数最多的纪录。

在这场被称为中国式的“奥马哈朝圣之旅”中,李保芳说,截至当天早上9点,报到人数2007人中前一晚登记买茅台酒的就多达1900人。按照李保芳给的“回家”政策:每位股东可以凭参会证按1499元购买一箱飞天茅台酒和两瓶生肖酒。在机场出发的在股东大会结束一两天,还可以凭登机牌买一套机场纪念酒。

在飞天茅台一瓶难求的紧张态势下,按1499元一人可买6瓶飞天茅台!股东证摇身一变,和茅台大酒店的房卡一样成为了购酒的特殊牌照。5月28日深夜11点左右,茅台酒预约登记处和大会报名点一样还排着长龙,不少股东连行李都没拉得及放回酒店,先来买酒。

物以稀为贵的背后

“物以稀为贵”。这一经济学的最基本原理经常被李保芳挂在嘴上,尤其是在今年。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早在3月,李保芳在博鳌论坛上表示,“未来茅台供不应求肯定是常态。”他说,初略估算,现在卖的酒满足不了市场需求的三分之一。

5月,中国酒业峰会上。李保芳说:“根据现在测算的情况,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茅台酒的产能也就是基酒5.6万吨。当前是5万吨,还有6600吨的产能正在扩建,今年底可以搞完,然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就不再扩建了,因为它的环境承载能力、上游的原材料和赤水河水都不允许再做了。所以,现在和未来,茅台酒都是一个稀缺资源。”

他说,现在中国有14亿人,以3口之家算,有3.5亿-4.5亿个家庭。现在茅台酒的包装量3万吨多一点,最多也不到1亿瓶。

“中国明年就要实现小康。所有家庭年三十那晚,就按飞天茅台酒现在价格算,1500元/瓶,还是喝得起的。除夕夜,茅台一年的产量也就只能满足6000万个家庭,能把茅台酒厂一年的酒喝完了。”李保芳说,他特别反感给茅台设定一个消费群体,他的观点是把消费定位给市场,钱多的就多喝茅台,钱少的大年除夕喝一瓶茅台。因此,茅台酒供求关系会持续加剧,供不应求肯定是个常态。

他还表示:“过去卖酒春节要搞促销,想方设法把酒卖出去。但茅台不需要。”在他眼里,茅台的供需关系让它在中国成了一个特殊商品。

1-4月,纳入到国家统计局的规模以上白酒生产企业共有1176家。但记者发现,只有茅台一家企业多次公开强调自己的酒是稀缺资源。

从荣誉来看,中国“老四大”、“老八大”、“十六大”名酒,除了茅台酒,还有五粮液、泸州老窖、古井贡酒、山西汾酒等榜上有名,有的多次在全国评酒会上蝉联名优酒称号。获奖的白酒在上千家白酒生产企业的上万个条码产品中,其实也是稀缺资源。

从产量看,众所周知,受赤水河生态环境的限制和异地生产的困难,茅台酒的产能确实受限。但五粮液股份分段取酒,52度普通五粮液是截取了原酒最优质的部分进行勾调,储存后上市,同样是优中选优。据厂家公布的数字,普五每年的产量也在2万吨左右,占五粮液白酒总产量的十分之一,同样稀缺。国窖1573的产量原来仅3000吨左右,后来厂家通过扩建,但到现在产量也没有突破2万吨。

但和茅台股份营销策略不同的是,为提高售价或销量,泸州老窖厂家经常发布“停货”措施。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来,一个是“缺货”,一个是“停货”,前者是供不应求,后者是有货不卖。同样稀少的量,但给消费者的市场预期完全不同。

再看工艺。茅台酒属于酱香型白酒,五粮液是浓香白酒,他们和清香型白酒代表山西汾酒并没有香型贵贱和品质高低之分。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稀缺资源论,和飞天茅台酒相比,茅台生肖酒量更为稀少。但今年的茅台鸡茅酒市场价涨幅不如后者。

稀缺资源背后,不乏人为调节因素

在利润空间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经销商重度粘性下,调整打款时间和发货节奏是茅台股份调控市场的两大“法宝”。华福证券投资经理熊梅表示,当市场需求增速放缓导致价差过低时,茅台往往采取控量挺价政策以稳定经销商利润。

据经销商介绍,2016年,为让市场回暖,茅台厂家从年初发货不到位、控货开始,甚至牺牲了一些春节销量,包括2016年1月处罚部分串货经销商都是为了挺价。

“2017年1-3月,茅台集团提前执行计划,我们一下打了一个季度的款。茅台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多发货,把涨上去的价格适当平抑一下,不至于市场价涨得太快。”曾有江苏宿迁的经销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协会会员